image
設為首頁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

【後事系列報導】人生謝幕不能重來─殯葬人的故事 

       蘋果日報 2017.8.19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凌晨4點50分,天還沒亮,殯葬業者賴承漢就已著裝出門,開車抵達要舉行告別式的喪家,他不斷忙進忙出、提醒進度、確認最後流程,又一一巡視各項物品是否準備妥當,他說:「告別式不能重來,所以絕對不能鬆懈!從事殯葬業其實是精神的累,絕對不是勞碌。」也因為他的事必躬親,今年才33歲的賴承漢,已是掌管1間禮儀公司的老闆。
       會踏入殯葬這行業,賴承漢說因為從小不愛念書,國二就隨著爺爺到喪家服務,幫亡者換衣,當時年紀小,對殯葬禮儀根本一無所知。「以前的殯葬業根本不需要甚麼專業知識,你只要敢摸大體,你就是業者,但現在不行。」民國90年後,大型殯葬集團的崛起,讓傳統殯葬業者面臨淘汰危機,過去習慣一件T恤、短褲就上工的賴承漢,打那時起,就算太陽再大也依然西裝筆挺,「這樣看起來才夠專業」!
      「其實我也是個鄉下小孩,你說穿個西裝能多體面,但你要讓人家認同你,就必須要有那套服裝。」賴承漢說,除了穿著打扮必須提升,過去傳統殯葬習慣以口耳相傳,師徒相授的舊方式也被取代,現在講究教育訓練,包括服務亡者穿鞋戴帽都需遵循基本的工法,各式儀軌也必需知道根據考證,才能在第一時間建立專業,讓家屬有好的觀感。
       從傳統殯葬一路走到現代,除了行業變遷,殯葬業地位也有很大的不同,他感嘆,過去跟爺爺到喪家服務,總是備受家屬禮遇與尊重,現在則不然。許多大型殯葬業者為了招攬員工,放話殯葬業是輕鬆賺進百萬年薪的工作,讓外界總認為殯葬業是賺很大的「黑心產業」。「現在的家屬他會覺得禮儀公司賺很多,他們第一個觀念,禮儀公司就是黑心。」對此他也大喊冤枉:「我的員工24小時隨時待命,月休4天,領不到4萬,我算發很高的,外面2萬5的一堆,沒有休假,24小時隨時待命,媒體報壞了。」他也因此經常面對家屬質疑,甚至要求喪禮打折減價。「我常常都嘆了一口氣,我們背後的心酸,又有幾個人能夠知道。」
        賴承漢說,做殯葬要忍人所不能忍,有時家屬情緒一來破口大罵,被罵的狗血淋頭也是平常。多年前,他曾因為被家屬羞辱,氣得打破自己車窗,「太生氣,我覺得你(家屬)不要把我看的那麼卑微,不要把我當小弟,我有我的專業領域。」掩不住眼底的失落,賴承漢苦笑比喻,現在的殯葬業者,就跟餐廳服務生一樣,得「一招手就得來」。
       從事殯葬業近18年,他也曾考慮轉行,但最後還是回到這行業「我覺得與其逃避,不如就欣然接受這個事實,殯葬業現在就是卑微的,要怎麼從卑微,到得到人家的認同,就是自己要去努力的。」重新出發的他,這些年來發奮學習,研讀各種與殯葬相關的書籍或科系,考取證照,希望藉由證明自己的專業領域,讓社會大眾對殯葬業者改觀與認同。(網路中心、姜智承、謝嘉凌╱台中報導)

      

image

「告別式不能重來」,賴承漢(右)服務喪家時總是不敢鬆懈。姜智承攝

        

image

許多家屬不了解殯葬專業,光嚷著要折扣,讓賴承漢很無奈。 姜智承攝  

  

image 

 

 

 

賴承漢從國二就跟著爺爺從事殯葬業,圖為爺爺抱著小時候的他。翻攝照片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image    

 

 

 

賴承漢示範如何服務亡者戴帽穿鞋。姜智承攝

 

image

殯葬業24小時待命,只有和妻子女兒相處的時候,才是賴承漢心靈最放鬆的一刻。姜智承攝


討論區

gotop